秉郅

手帐/鹿兴/EXO

分享一对情头(?)

From:weibo@找图君


【鹿兴】忘爱症候群

【鹿兴】忘爱症候群

 

·第一次写鹿兴。写得跟流水账一样。悲痛。

 

·脑洞来自@小兔子乖乖~把门打开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鬼。而且最后好像烂尾了……

 

 

*

 

第一次遇见鹿晗的时候,张艺兴刚走出店铺没几步。

 

“哎不是我说,你长得真好看啊,咱俩认识一下呗?”

 

在对方第七次重复这句话的时候,张艺兴有些忍无可忍地向后倒退了一步,语气不善:“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你了——!”

 

张艺兴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他不过是去买个芝士条,回来的路上就被纠缠住了。

 

鹿晗见他有些生气也不恼,坚持不懈地怂恿着对方:“所以咱俩认识一下怎么样?我叫鹿晗,鹿是梅花鹿的鹿,晗就是日今口——取天将明之意。”说完他还一个步子跨到张艺兴面前伸出手,讨好地看着对方笑。

 

张艺兴没理他,绕过他继续走。

 

“我不想和你认识。”在经过鹿晗身边时,张艺兴皱着眉丢下这一句话。

 

鹿晗自讨没趣,撇撇嘴,也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跟在张艺兴身后,盯着张艺兴的后背看个不停。

 

不用回头也能感受到的灼热视线让张艺兴叹了口气,怎么这个家伙跟个牛皮糖似的,甩都甩不掉——讨嫌不咯!

 

*

 

第二次遇见鹿晗的时候,是在学校的图书馆。

 

张艺兴找着自己要借阅的书,只感觉右肩膀被人拍了两下,他下意识往右边看去,确实空无一人。

 

张艺兴正觉得奇怪呢,就听见笑声从左手边传来:“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呆啊!”

 

张艺兴有些不满地转过头,看见笑得下巴都要掉到地板上的正是不久前纠缠他个没完的鹿晗小同学。

 

“怎么又是你啊。”张艺兴也是挺佩服鹿晗的,都那么明确拒绝过他一次了,倒也不生气不气馁,接着把骚扰自己当做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什么叫‘怎么又是我’?我也是碰巧见到你的好不好?哎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鹿晗说。

 

“我上次不都已经说了吗,我不想和你认识!”张艺兴对这人的死缠烂打多少有些烦躁了,只因在在图书馆内不能大声喧哗而刻意压低了声音,但语气中的强硬还是很明显的。

 

话刚说出口张艺兴也小小吃了一惊,虽然对于这鹿晗没完没了的搭讪弄得有些心烦意乱,但是素来好脾气的自己刚才的情绪起伏也是有些过于大了。

 

……搞得好像人家鹿晗怎么得罪自己了一样。

 

这样想着的张艺兴心里竟有一丝愧疚。

 

可是一是拉不下脸皮道歉,二是自己也真不是那么想和鹿晗做朋友。

 

为什么呢?

 

明明是天秤的颜控的自己。明明是长得那么好看的鹿晗。

 

为什么呢?

 

*

 

两人之间陷入漫长而又尴尬的沉默之中。

 

张艺兴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试图挽救一下目前的气氛。

 

一直低着头的鹿晗忽然开口了:“张艺兴。对吧?”

 

张艺兴被他问得竟是一愣,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鹿晗抬起头,没有张艺兴想象之中的黑脸,反倒是笑眯眯的:“因为这个啊——”鹿晗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举给他看。

 

待张艺兴看清楚那是什么以后不由得又是一愣,随后吃惊道:“你怎么会有我的校卡!”

 

刚说完便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图书馆,刚刚那一嗓子引得不少人频频侧目。

 

张艺兴脸皮薄,连忙拽着鹿晗快步走出图书馆。

 

出了图书馆以后,张艺兴才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你怎么会有我的校卡?”

 

鹿晗倚在墙上笑得一脸高深莫测:“你猜啊~猜对了我就给你。”

 

“你怎么这么无聊。给我!”张艺兴没心情理会鹿晗那些成心捉弄他的的小把戏,伸手欲抢。

 

“好好好,我给你就是呗。”鹿晗见张艺兴也不愿意和他扯这些没用的,干脆直接把校卡递上去。

 

张艺兴立刻拿过校卡放好,心中想着以后一定要保管好不能再让鹿晗有机可乘了这家伙真的是烦死了——!

 

鹿晗歪着头看他,像是一眼看出张艺兴的所想后轻声笑了笑,不禁让张艺兴怀疑自己的内心独白已经这么容易看得出来了吗?

 

算了不管了。张艺兴并不care自己的内心独白看不看得出来,也不再care自己的校卡究竟是怎么落入鹿晗的魔爪之中的,他现在只想离开这个牛皮糖。

 

“我要去见朋友了,再见。”张艺兴转身就走,要甩开鹿晗的决心十分坚定。

 

“那我陪……”身后的鹿晗像是想要赶上来,张艺兴赶紧头也不回地拒绝,同时加快了脚步:“不用了,谢谢。”

 

鹿晗停下步子,看着张艺兴的背影颇无奈地耸耸肩。

 

随便咯,反正你的朋友鹿爷我都熟得很。

 

*

 

张艺兴赶到披萨的时候,人已经差不多来齐了。

 

他一边找位子坐下一边忙不迭道歉:“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刚刚路上和人纠缠了一会儿。”

 

朴灿烈摆摆手:“不用道歉啊哥,”他很快又瞪大了眼好奇地凑过来问道,“你路上和谁纠缠了一会儿啊?”

 

“啊,一个不太熟的人,叫鹿晗,非要和我认识,被我拒绝了。”张艺兴并不是很想再提起鹿晗,简洁的几句话回复道。

 

谁料餐桌上的各位却都忽然安静了下来,弄得张艺兴一时以为自己说错了话。

 

“……鹿晗?”最先开口的是XIUMIN,他皱着眉,嘟囔了一遍鹿晗的名字。

 

“对啊,你认识?”张艺兴看向XIUMIN,“我跟他不熟的。珉锡你如果认识的话能不能帮我告诉他别让他来烦我了?”

 

“你很烦他吗?”这次开口的是俊勉,他犹豫着问道。

 

“对啊,我都拒绝过一次了他还总来找我,讨嫌不咯!”张艺兴点点头,又难得地反应快了一次,“你们这都是什么反应?”他奇怪地看着神态各异的几个人。

 

边伯贤笑了:“哥啊,你还不知道吧,这个鹿晗是他们外语系的系草啊。咱E大多少女孩儿们排着队想认识他,结果到了你这儿就烦的要命了。”

 

“就是,你这让想和他认识的女孩子们多伤心啊。人家巴不得认识鹿晗呢好吗?”朴灿烈也接了一句。

 

张艺兴倒不是很在意:“但他确实挺烦的。我就是不想认识他,他有那么多功夫来缠着我还不如去找几个女孩子享受大学美好时光呢。”

 

“不说这些了,那个披萨是我们是这桌的吧?”坐在最外的金钟大张望了一下,指着托着披萨的服务员说。

 

*

 

第三次遇见鹿晗的时候,是在学校操场。

 

一年一度的校园足球赛来了,听说珉锡会代表他们实用音乐系对战外语系。

 

本来张艺兴对这种大热天举行的户外活动不是那么大感兴趣,奈何前几天的聚餐珉锡向他发出了“艺兴要来给我加油哦”的邀请,便也不好推辞,跟着世勋伯贤等人来到了绿茵场边上。

 

正是因为不大感兴趣,所以在外语系的队伍里看到鹿晗的时候,才会有些吃惊吧。

 

怎么说呢,这家伙长得不那么像踢球很厉害的样子。

 

这样想着的张艺兴被狠狠打脸。

 

射门、运球过人、吊射……一个个专业动作鹿晗做得倒也可以说不赖。因此赛场旁边女孩子们的尖叫也就愈发大声了起来。

 

好吵……张艺兴堵住一边耳朵这样想道。

 

他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好热……

 

这样的天气很容易中暑吧。

 

张艺兴把心思重新转移回比赛场上,鹿晗本身的精湛球技,再加上和其他队友的配合,很快就将比分拉大了。

 

再这样下去,外语系获胜的几率会越来越大。

 

中场休息的时候,张艺兴看见鹿晗跑去喝水。

 

距离本身就不是很远,更何况世勋他们占据的位置也不错,再加上张艺兴的视力也不差,所以他可以清楚地看见鹿晗大汗淋漓地拧开矿泉水瓶喝下时上下滚动的喉结。

 

很性感。

 

张艺兴在那一瞬间想道。

 

——下一秒,他就觉得神情一阵恍惚,险些跌坐在地上。

 

旁边的世勋给他这一下弄得慌了神,手忙脚乱地扶住张艺兴:“艺兴哥,艺兴哥你没事吧?”

 

一旁的金钟大迅速过来搀扶着张艺兴坐下,抓过一瓶矿泉水拧开递给张艺兴:“可能是有点中暑了,要不要回去?”

 

张艺兴坐在地上有些无力,他接过钟大的矿泉水喝了一口,犹豫片刻还是点点头同意了:“行吧,让我回宿舍待会。”

 

被灿烈世勋两个大高个抬回宿舍后,张艺兴躺在床上喘息着。

 

真奇怪。

 

明明自己从来没有中暑。明明自己身体素质也不差。

 

真奇怪。

 

*

 

第四次遇见鹿晗的时候,是在校园里。

 

“艺兴!”张艺兴正边低头看着脚底下树叶投下的影子边走路时,听见前方传来的喊声。

 

他抬起头,是珉锡。

 

……还有他身边的鹿晗。

 

“你们俩很熟吗?”张艺兴看两人勾肩搭背一副熟络的模样,问道。

 

“对啊,珉锡还和我说你很烦我啊,搞得鹿爷我怪伤心的。”鹿晗一只手捂着心口作伤心状,另一只手想搂过张艺兴却被躲过了。

 

“我们俩不太熟啊,鹿晗。”张艺兴笑了笑,和他保持着刻意的距离。

 

一旁搂着鹿晗的金珉锡见状眨了眨眼,开口为缓和关系地问道:“你俩喝点什么吗?我请。”

 

鹿晗似乎并不是那么在意张艺兴与他的疏离,指着对面的便利店抬了抬下巴:“走着!”

 

于是几分钟后他们仨一人一瓶饮料出来了。

 

张艺兴的是绿茶,鹿晗的是冰红茶,金珉锡随手拿了一瓶咖啡。

 

张艺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绿茶,又看了看鹿晗手里的冰红茶。

 

然后他什么也没说。

 

*

 

第五次遇见鹿晗的时候,还是在学校图书馆里。

 

鹿晗捧着几本大部头的书不知在琢磨些什么,压根没注意到径直走来的张艺兴。

 

张艺兴本来就巴不得这厮不来讨嫌,不动声色地从对方身边飘过,余光瞄了一眼那几本大部头。

 

好家伙,全是英文。

 

张艺兴这才想起鹿晗是外语系的。

 

不过该懂的几个英文张艺兴还是懂的,比如封面上的几个加大加粗的单词。

 

心理学?

 

鹿晗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心理学了?

 

*

 

“伯贤啊——”张艺兴拖长了声音喊了一嗓子,下铺的边伯贤探头看他:“怎么了艺兴哥?”

 

“我觉得我最近有点像林黛玉啊。”张艺兴托着腮,有点不高兴。

 

“什么意思?”

 

“身体状况差呗。你说是不是因为这天气的原因啊?”

 

边伯贤看着他,笑了一下:“对啊,最近天气真的太热了,哥你要照顾好自己啊。”

 

张艺兴点点头,回身滚到床上躺好。

 

*

 

张艺兴躺在床上。

 

可能是实在太无聊了,于是他开始回忆分析这几次身体状况差的原因。

 

……

 

张艺兴翻了个身,有点烦躁。

 

……

 

想不到。张艺兴猛地坐起来。

 

完全忘记了原因。怎么会这样?

 

明明自己的记性不算差。

 

为什么会忘记呢?

 

*

 

再然后。

 

再然后就是一个冰冷的电话。

 

再再然后就是复苏的记忆。

 

终于想起来了。

 

这样看的话,一切好像都能被拼凑完整了。

 

*

为什么那么抗拒鹿晗与自己的接触?

 

为什么自己的校卡会落在一个刚见过面的人的手里?

 

为什么大家听到我提到鹿晗的时候反应会那么奇怪?

 

为什么珉锡会突然邀请我去看平时并不怎么关注的足球赛?

 

为什么身体素质还不算差的自己会突然中暑?

 

为什么格外关注绿茶和冰红茶?

 

为什么鹿晗会看那几本本应该是心理学专业的书?

 

为什么自己的记性越来越差?

 

*

 

-喂?

 

-请问是鹿晗先生的家属吗?

 

*

 

忘爱症候群。

 

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一直在拒绝对方是此病的特征。不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是会再度遗忘。能够治愈此病的方法只有一个,那便是,所爱之人的死亡。

 

*

 

张艺兴的病好了。

 

-Fin-

 

一点小解析:

 

关于为什么张艺兴的病好了?

所爱之人的死亡。写得比较含蓄(其实并没有吧(。就是前面【再然后就是一个冰冷的电话】以及后面那段【请问是鹿晗先生的家属吗?】可以看出是医院方面打来的电话。

鹿哥是自杀。不知道怎么安插这个情节比较好。

 

为什么文中的鹿哥死了?

因为要治愈张艺兴的病。

其实我也和姬友讨论了一下,如果鹿晗用自己的生命换来艺兴痊愈但是只有他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话,鹿哥的所作所为有点自私。

但换个角度想,艺兴患病的话,鹿哥看着艺兴不断拒绝自己并且以后会和别人在一起是肯定接受不了的;

其次就是艺兴患病忘记了最爱的人——鹿哥以后,如果以后爱上别的人,当那个人成为失忆后的艺兴的最爱的人的时候,艺兴又会忘记这个最爱的人

这样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作为鹿哥的角度看艺兴陷入一种【得不到所爱之人】的死循环也是很痛苦的。那倒不如自私一点好了。

就这样吧。写完给姬友看了以后才发现设定有些不足。再改的话又不是特别好下手。

很抱歉quq。

*

以及最后挂一下我的脑残姬友。